Verify your phone number
We have sent a 6-digit code to your phone number Enter the code to activate your account.
Enter code here
Didn't receive any code?
Post a Job
Post a job and reach out to all the creatives instantly and for FREE. Whenever a creative submits a reply to your job, you will be notified via email.
Type
Info
Details
I am looking for...
Required expertise (Please select at least one)
Next
Job Title
Job Type
Date
to
Duration
to
Location
Back
Next
Venue
Budget
Job Details
Back
Post your job
Job posted!
You can now wait for email notifications, or visit Chatroom anytime to view replies.
While waiting, go browse and contact more creatives!
Browse Profiles
How to contact Creatives?
Login
/Sign Up
Post a Job
Free
Language Settings
ENG
中(港)
中(台)

「你合作過嘅音樂人入面,邊位最fun?」Serrini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一臉正經地回答:「我自己囉。」

就是這樣坦蕩蕩到會讓人不知所措的回應,讓專訪小隊當日感到格外緊張。塗著鮮紅唇色,上衣印著‘People are idiots’ (人們是笨蛋),留著尖長黑色指甲的Serrini,光是從衣著打扮上,你便能感受到她那種我行我素,不取悅任何人的女王氣場。「我中學参加唱歌比賽就係唔想同啲庶民(朋友)坐埋一齊。」

出道時風格被形容為「小清新」,最近搖身一變,Serrini在全新大碟《邪童謠》中化身暗黑妖后,向世界宣告當女生要反擊時,可以強大得驚人。她的坦率敢言,或許容易給予人一種「串串貢」的感覺。 然而你會漸漸發現,你會想把所有問題都問Serrini一遍,聽聽她的想法會有多無厘頭,或有深度——這正正就是Serrini的魅力所在。

圖片來源:Serrini Facebook

一起來認識這位百變歌姬Serrini

 

自小喜歡Attention 愛與眾不同

受父親影響,Serrini自小開始接觸音樂。中小學的時候學習過多樣樂器,包括電子琴、小提琴和長笛。學得最久的是長笛,學了三個月。然而小時候不斷嘗試及放棄的經歷,卻令Serrini更認識到自己對唱歌的熱誠,以及那份誓要與眾不同的表演欲。Serrini憶說中學参加校內歌唱比賽,當其他學姐紛紛選擇少女情歌参賽時,只得中二的Serrini卻用美國著名女歌手Christina Aguilera的歌曲「参戰」。

「去到大學我唔係好想再唱人地啲歌,因為寫得好差囉。」這裏的「差」是指Serrini發現往往適合用來参賽的歌曲,歌詞未必出色,而填詞出色的歌,卻又未必適合用來参賽。就這樣,Serrini便開始萌生了寫歌的念頭。

第一次寫歌,Serrini便已拒絕‘play safe’跟隨主流風格,「我覺得我唔係果啲企喺到會好受歡迎嘅花瓶,我想我嘅思想流芳百世。」2013年和友人一起合作,創作出《蘇菲亞的波霸珍珠奶茶》,講述女孩想買珍珠奶茶,卻被店員告知沒有珍珠的內心情感。題材無厘頭中卻亦帶點俏皮和可愛,讓人印象深刻之餘,分分鐘亦身同感受。

 

工作之餘讀博士 皆因要「貼地」?

正當現時小孩夢想不再是入大學做醫生做律師,而是做Youtuber、Gamer的時候,當時歌唱事業已有起色的Serrini,卻選擇大學畢業後繼續讀書,目前更在港大修讀文學與文化研究博士學位。在香港,「博士級」的歌手不單十分罕有,一邊工作又一邊修讀博士的歌手,小編更是完全想不起。

被問到為何在獨立音樂中初露鋒芒時,仍堅持在校園和舞台兩邊走,Serrini坦言:「咁首先係因為唔想做野,或者唔知自己做乜啦。」如此「廢青式」的回答讓專訪團隊哭笑不得,但同時亦實在地道出了不少年輕人對畢業後人生的徬徨感,連Serrini也不例外。

圖片來源:Serrini Facebook

或許當初報讀碩士課程是出自於畢業的迷惘,但讓Serrini無理唱歌的「誘惑」,取得碩士學位後繼續攻讀博士的原因竟是要「貼地」。「我成日覺得如果我接觸唔到普通人嘅心境,係寫唔到好嘅art。」Serrini直言修讀博士課程非常辛苦,但對她創作音樂上有很大的幫助,而讀書當中的壓力更是要考驗意志及各方面的能力,「(讀博士)覺得自己好似打左個大佬,其他野都唔洗驚。」

「呀,同埋點解我真係咁想畢業係因為我想喺歌入面稱呼自己做Doctor Leung!」

 

不需人人喜歡自己 不需大紅大紫

儘管表示十分享受在舞台以女王般的姿態,帶領台下歌迷的感覺,Serrini說:「其實一路都係抱住inside joke嘅方式去做(音樂)嘅」。不追求大紅大紫,甚至有點不想在街上被人認出,笑說這樣在街頭醉酒鬧事或買東西講價也會比較方便。

圖片來源:Serrini Facebook

Serrini感歎,要在香港從事音樂,尤其是要成為主流歌手,難以單靠才華「維生」。明明是歌手,卻猶如亦是一位兼職模特兒,往往要和外貌及身型畫上等號,要接下很多與音樂無直接關係的代言或活動。樂意與品牌合作的Serrini表示,和品牌合作的收入其實最後都是用於音樂創作上,亦深信「音樂可以係音樂姐,自己開心咪得囉。」

香港人出了名喜歡「踩人」,即使是形象如此正面的劉德華也會有「haters」,更何況是直腸直肚,不時語出驚人的Serrini。 對於haters,Serrini一如以往地給了個出乎意料的回應,表示自己其實相當熱愛閱讀負面評語。被人說唱歌難聽,破壞樂壇,Serrini反而視為對她的一種讚賞,「哇,原來我有咁嘅影響力。」

正當許多人每天營營役役,就是為了討好人,想人人都like自己,Serrini卻側側頭說:「我唔想零haters架,因為唔係人人都deserve(值得)我嘅音樂。」

 

專輯有7位製作人 全因喜歡chur人

比起讀書,Serrini眼神像剛燃點了的火柴說:「音樂實在係太好玩!」對Serrini而言,音樂並不就等於閉門自己唱歌作曲,而是包括出去認識及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這樣做音樂才會開心,作品亦才會有突破。

說到合作,Serrini於2017年推出的專輯《Don’t Text Him》動用到高達7位製作人,而背後的原因竟是:「我太energetic,會chur人,chur完第一個到下一個。」對創作仿佛有無限精力的Serrini更說,不少人都覺得和自己合作有太多的樂趣和火花,讓他們大呼實在「太fun」、「too much」。例如有攝影師和Serrini完成拍攝後,要等一個星期才會再聯絡,因為覺得與Serrini合作有趣到要時間「回一回氣」。

被問有沒有十分欣賞,渴望一起合作的偶像時,Serrini坦言長大後漸漸發現,敬仰一個人並不是要把該人封為「偶像」。

「真正鐘意一個人唔係要將佢放上神枱,而係要將自己同佢變成同一個level。」

原因是這樣才會有機會接觸到你欣賞的人。而Serrini最欣賞的,是有思想的人。

 

香港音樂題材太「乖」有如聽教會歌?!

面對著創作音樂已超過五年,想法又十分具個性的Serrini,專訪小隊當然想知道Serrini作為本地獨立歌手,對香港樂壇的看法。

「香港啲野好乖囉」,Serrini坦言十六、七歲時便已經沒有再聽本地歌曲,轉去投向外國alternative(另類音樂)及搖滾歌曲的懷抱,原因是發現自己無法再在十首中,有九首都離不開愛情的本地主流歌中找到共鳴。「如果一個社會仲需要流行曲去教人珍惜呢啲野,姐係個社會唔係珍惜梗,亦冇跳脫思考。」

除了歌曲題材重複和保守之外,Serrini認為商業化、單一的曲風亦是香港樂壇的一大問題。她說十分難忘有一次,有位前輩與她說:「有種旋律你聽到,就知道係錢嘅聲」。一首歌有錢的聲音,代表這首歌很有可能會「紅」,但亦意味著歌曲亦具相當的「商業味」,不是什麼特色創作。作為唱作人,Serrini聽畢坦言受到不小的沖擊,「嗰下覺得,點解寫首歌嘅出發點係咁。」

要創作一首會成功的歌大概不難,「用返啲熟悉嘅旋律,加返啲社會容易接受嘅歌詞,再帶俾聽眾美好嘅幻想」,就算不成功,亦保證會有不少人喜歡。Serrini認為,創作音樂並不應該是一直複製同一條「方程式」,即使這樣寫出來的歌結果成功大賣,「但係你嘅成功係黎自前人嘅成功,你冇break through到呀嘛。」

同時作為文學人及音樂人,Serrini認為不應該是要因應社會需要什麼,便迎合大眾口味而創作,而是要思考自己有什麼能夠呈現給這個社會,「呢啲先係年輕人嘅態度。」

 

給新人的建議:要主動 亦要醒

去到訪問最後,主持問Serrini有什麼建議能贈給想投身音樂行業的人。Serrini顯得有點苦惱:「冇喎,想做就做囉」。但夠主動,夠勇敢就可以了嗎?Serrini繼而補充說,要投身音樂行業、要 ‘sell’ 才華的話,懂得保護自己絕對是非常重要,皆因這個行業充滿著一心只想利用別人才華謀取暴利的商人。想不被人利用,就千萬不要信別人的花言巧語、不要依賴人,不要「做傻仔」。

說到這裏,Serrini突然「慈母」上身,「呢個社會實在太多衰人。」

最後,Serrini這樣說:「你要嘅野,你就去爭取。」九個字,但一針見血,直接爽快,是一句相當 「Serrini式」的建議。

訪問完畢後,專訪小隊亦去附近便利店買了飲料,像那位與Serrini合作的攝影師一樣,要「回一回氣」。某程度上,Serrini就像一位上司,說話坦率直接,不會和你在那邊‘bullshit’,但在你迷惘時,亦會和你分享自己的「當年今日」,是一位看似難接近,但其實很有愛的上司。

 

 

?隨機小問題:如果要做一位中國歷史女人物,Serrini會想做邊個?

答案:妲己。「 做一個成日被人怪責嘅女人都幾好,因為我唔需要理會你嘅朝代崩壞,我自己開心就得!」

 

 

 

正尋找更多客戶支持的你,不妨到Freehunter註冊成為歌手。

正尋找歌手的你,亦不妨到Freehunter搜尋專頁

Freehunter 創意合作社交網絡
🚀超過5000位創意專才註冊,包括攝影師、平面設計師、司儀、魔術師、樂隊等等。專才可在網站上互相交流,建立人脈及探索事業機會。大眾亦能瀏覽及聯絡專才,以找到適合的工作夥伴。
💼獲過10000名客戶及用戶使用,包括阿里巴巴、電訊盈科、香港大學、UBS、Uber等。
發現更多機會 人脈 作品
Post a job for FREE to contact and hire Creatives.
Freehunter | 10,000+ Creative talents from Hong Kong and Taiwan
Post a job for FREE to contact and hire Creatives.
Post a job for FREE
Freehunter | 10,000+ Creative talents from Hong Kong and Taiwan
Your current site location is
,
Do you want to switch to
site?
Sure